威尼斯人网上娱乐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留言板  
邮 箱: 密 码: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网上文库>评论

序《下广东》--张 况

发布时间: 2018-05-03 16:44:16   作者:   来源: 市文联

 

在佛山作家圈里,写小说的董春水算是个异类。

他长着一副一言难尽的南人北相,让你轻易无法考证他的具体“出处”。说他人鬼混血,显得牵强!怀疑他地球人外星人“杂交”,似乎又搭不上界。远看像欧洲中世纪大师鬼斧神工的雕像,近看像今人与上古食肉兽通婚的“杂种”,是野生是纯生,我不清楚,但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这春水可是淙淙流淌着的一江非常之水也!都说物以类聚,但你很难将之归到哪族哪类。又说人以群分,而你无法让他站到哪列哪队。总之是一个字:难!

这家伙的文笔,也尽是些玩世不恭的“四不像”!顽皮中带着点痞,散漫里藏着点哲理,反正是快意恩仇,浅显易懂。他那些扮酷充愣爱往牛角尖里调侃的机灵文字,有时会将你气得七窍生烟吹胡子瞪眼直至“吐血而亡”,有时又会把你逗弄得忍俊不禁乐不可支笑破肚皮,直整得你泪崩窒息。那厮的才华,你很难将之归到哪门哪派几级几等,但他上天入地的才情,却又让你不得不服。他没有正形娱乐至死的反讽写作,足以将荒唐世事和多元世界玩个底朝天!

对眼前这位才华横溢爱开国际玩笑的活宝级作家卓别林式的幽默大师,在读他的作品之前,你得做足了功课,横竖得准备点纸巾和抹布,一则泪,一则拭汗,也许捂鼻子时还用得着。如果你想与之探讨,建议你最好带上弹夹做好“驳火”的准备,倘若你没有点入世的斤两和出世的道行,那么你最好离他远点,免得与他正面遭遇,会让你陷入尴尬的绝境哑火的窘态,折损了你大家闺秀的那分雍容矜持,拆解了你翩翩少年的那些豪华后台!

春水呀春水,你他爹前世究竟是啥玩意孕育的怪物?你的文字这么俏皮,你家孩子他妈读得懂吗?

 

春水的文笔,一个字,幽默!两个字,颇堪玩味!三个字,很是有些嚼头!他那以幽默见长富有生活情趣和调侃意味的真性情文字,有时像打了鸡血似的让你看得热血沸腾、汗毛直立,让你有一种直接赴汤蹈火的革命冲动,他那煽动性极强的产品,摆在你的书架上,会让你有一种坐立不安的视觉冲击力,会让你萌生一口气将它生吞活剥了的感觉。关于这一点,佛山有不少搞文学的人都有同感。春水小说的成功之处,正在于能笼络住一批喜欢幽默的读者群。

坏坏的春水,有着好好的文字,活脱脱的佛山李金斗,笑嘻嘻的顺德周润发,他的句子有时像没穿衣裳的怀春少女,通体透明得让你怦然心动;有时俨如贵妃出浴,芳香扑鼻,抓人眼球,搅得人心里直痒痒;有时又会有一种煮不烂猜不透的东西横亘其中,让你云里雾里,半天瞅不出他的真实用意。

认识春水多年,我甚少与之面对面正经地探讨过文学问题。这位一见面就令你发笑的兄弟,浑身上下有着一般人没有的浪漫气质和幽默基因。偶尔与之碰面,我也只是摸摸他的大脑袋跟他打个哈哈,撩撩他的卷发拿些鬼话调侃调侃他,刮刮他的鹰勾鼻诙谐诙谐他那么几句。不过彼此都知道,写作乃是一件马虎不得的正经事,来不得半点的侥幸和忽悠。

春水最近给我发短信,说要将多年的心血之作《下广东》结集出版,他要我为他的大作的顺利“生产”添加几分喜气,为他30万言有血有泪骤悲骤喜的文字方阵取个得体的“番号”,纳入有粮有饷的正规军编制,帮他吆喝吆喝,弄篇像样的序言撑撑场面。他文言句式的短信里,一顶顶不值钱的高帽子走马灯似的给我戴得比泰山还高,倘若我无意识的当真了,那该有多么的飘飘然?好你个坏春水,就不怕折煞我也!

春水那点花花肠子,我见多了,就他那点心思,还不至于让老夫迷失了持守。不过,在我看来,序并不是什么摆谱撑场的玩意,充其量也就是一道工序而已,它就像婴儿额头上的那颗朱砂一样,也许看上去会让人感觉舒服一点吧!而其实它是速朽的,一抹就掉。

春水明明知道我不会写小说,却非得逼我读,他明明知道我只会涂抹些三脚猫的歪诗,却偏要出这样高深的难题非得让我在这里献丑。不过,他感觉到他的请求还算是认真的,很实在,也很正派,没太多矫情,看上去不像在开玩笑逗乐子。当我得到这种感官体认之后,心下就想,彼此文友一场,还真得满足他的想法哩。否则,十载过从,人家从未向我开过口,头一回你就拼命摇头的话,人还不得骂我寡情薄义,摆款弄玄?

春水给我发来全书的电子版,还附上了省内外几位名家的读后感,他让我瞅空为他干点私活,但并没有逼我什么时间清场,什么时间与之接头,什么时间必需交货。

这就好办!

我生平最怕欠人钱,最怕人逼债,既难堪,也丧气,到头来弄得灰头土脸一脸的不快,债还得照样乖乖的还,人情却因此薄得像一张纸。

而文债则不同,都是些秀才人情,不用写欠条,也不必讲究什么繁文缛节。有空就先还上一点,没空就干脆挂着帐。文债不怕欠,反正不计利息,欠多少,心里也不慌。不是有种说法,债多了不怕虱子多了不痒吗?何况欠债人是爷债主是孙子?凭我多年的“地下游击工作”经验,只要你脸皮厚点,嬉皮笑脸磨蹭个十天半月,躲躲推推,说不定还就真能躲过去,实在躲不过推不掉,再另说呗,反正人家不可能拿枪顶着你脑门逼你。春水,你这“孙子”快说说,“爷”我讲得对不对?

 

前段时间张罗中国文人书画邀请展、中国诗坛四公子梁园工作室挂牌和岭南诗会的事,日忙夜忙,分身乏术,因此也就把这“一江春水”撂在那仲秋后的账本上,姑且晾着了。国庆黄金周迈着方步向国人姗姗走来,高速免费,我没有游山玩水的丝毫雅兴;商品打折,我没有主动消费的半点冲动。宅在家里哪也没去,是我的“鳄鱼疗法”,加上俺老娘疼俺,怕俺三餐无着,非要大老远的来给俺烧饭煮菜。娘的清福享惯了,俺也就顺其自然乐得清闲矣,正合给文友们还还债呗。

简慢了大半个月,心里颇有些不好意思的,还望春水兄弟千万别泛滥成滔天洪水直接把老夫给淹了。理解千岁!友谊万岁!还请春水千万别还没淌到深秋时节就早早露出了龟裂的河床才好,否则,大家面子上都过不去。再说老张已经满口应承,断不会有意迁延时日的。

我这人不大会说好话,也不能给春水人为垫高几厘米海拔,高帽子一类的玩意,更非老夫强项。但春水懂得节制识得大体有血有肉有爱有恨的文字,确实让我逼真的感到了文学的魅力和文字的力量所在!董为清主编说,在《西部》首发《下广东》的理由是,“下广东”足以与“走西口”、“闯关东”、“下南洋”等分庭抗礼,而且更具现实主义,更加新潮好看。我认为,董主编的评价是中肯的,因为春水的这部大著,就是描述我国从农业社会向前工业社会转型的一部接地气的力作,现场感这么强的文字,读着不会令人犯困。加上福州市作协主席钟兆云又说,董春水的《下广东》在小说领域为莫须有的“客家文学”垒起了一座山峰,一座也许会马上被超越的山峰,但它的确成了一根醒目的标杆。这就让我更加坚信钟主席的评价是到位的。因为春水胼手胝足所做的正是为“客家文学”命名的活。

客家人是中国的“吉普赛人”,是南方的“犹太人”,是泱泱大国的第57个民族。客家人聪明、智慧,客家人勤劳、善良,他们为生存发展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和努力,他们足以支撑起客家民族的坚挺脊梁!春水小说中以“文曲星”沙碧(“傻逼”的谐音?)为代表的一群闽西客家人下广东的传奇经历,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们的奋斗精神,是无数中国底层民众求生存谋发展的真实写照。客家精神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新客家人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不断冲浪前行,书写着生生不息的生存神话。

多余的话我不想在这里说了,因为我也只是春水的一根“粉丝”而已。写诗的人容易把话说绝,容易走极端,引经据典时也经常不着调,容易颠三倒四。因此,我的观点自然未必就一定正确。为春水的“30万正规军”能早日找到“组织”,老夫很愿意在前头埋个“地雷”,顺便帮他带带路。

基于我对春水这些年的了解,我对他巧舌如簧的文字还是很有信心的。况且读者的眼睛是雪亮的,对春水那些活泼幽默、充满质感的谐趣文字,他们不会没有自己的判断。

是为序。

 

 

                                                                  2014101

                                                               佛山石垦村  南华草堂

 

 

(张况,著名诗人、评论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广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威尼斯人网上娱乐作家协会主席、威尼斯人网上娱乐文联副主席,与陆健、程维、雁西并称“中国诗坛四公子”,)


Copyright © 2013 Foshan Federation of literary and Art Circles All Right Reserved
威尼斯人网上娱乐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 粤ICP备05098089号